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53集,共12集)

服务器IP:103.107.236.120或授权已到期第6集剧情临惜死亡真相即将揭开

锦烛不禁出口拒绝,搬出自己是三房太夫人送来的身份,想要仗势压人。但她搞错一点,这里是青山院,是宇文玥的地盘,岂容三房的人撒野。月七冷言警告锦烛找准自己的位置,并宣布以后宇文玥的卧室只有楚乔一人能够进出。厨房里,女奴们边干活边聊天。楚乔的身份今非昔比,这些女奴以前多嚣张的欺负她,此刻就有多惧怕。楚乔自然明白她们的心理,开门见山,直言自己不会与她们为难,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。锦烛前来挑衅,嘲讽楚乔出身低。逞口舌之快一向不是楚乔的风格,谁赢谁输,日后自会见真章。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温馨雅室,宇文玥端坐案前,青衫素雅,面若冠玉,静静的看着书。燕洵一身紫衫,墨发高束,同样的丰神俊朗,前来邀请宇文玥参加赵西风等人的宴会,扬言他若不去,定会后悔一个春天。宇文玥答应前去,燕洵得意之余,提议带上楚乔一起,也好让她多见见世面。宇文玥转身相问:为什么?燕洵提议用汗血宝马和宇文玥交换楚乔。宇文玥还是一贯的面瘫脸,告诉他不换,跟他不熟。这话燕洵就不爱听了,追着宇文玥让他说实话。还是那个清幽雅致的院子,楚乔站在来回摇荡的秋千上,身法轻盈,进步飞快。随后,宇文玥突然出手,在楚乔手拿花瓶之时,试探她身手,一来一往间,湿了衣衫。楚乔赶忙上前为他擦拭,白色的丝娟擦在素色的锦衣上,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,气氛一时间有些难言。宇文玥突然起身,出言刻薄。楚乔功夫进步很快,理所当然的对宇文玥时不时的惩罚感到不解和不满。宇文玥自有一套说辞,作为他的侍寝婢女,罚挂桩,是为了让她端水烹茶是一气呵成,减少抖动;罚跳远,是为了让她身手灵敏,姿态美观;罚飞石,则是为了训练她手疾眼快,看起来,没那么蠢,免得被人惦记。这最后一句话说的酸酸的,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感觉到。楚乔知道他是为自己好,大方略去宇文玥的毒舌解释,真心感谢。天色渐晚,楚乔回到自己房间,看到锦烛拿着秽心淫雕这样下作的东西,想要陷害她。楚乔将她强势拦下,柳眉微挑,劝她想栽赃陷害最好先动动脑筋,这样下作的手段,实在不够看。说着楚乔搬起锦烛还未收走的东西直接扔出房间,小箱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,一双人皮手套混在其中,正好被楚乔看个正着,她怀疑锦烛就是临惜死亡当晚的那个神秘蒙面女子。锦烛连夜去求宇文怀除了楚乔,宇文怀自有打算,警告她藏好人皮手套,否则小心自己的小命。锦烛慌慌忙忙回到从前的房间,也就是楚乔现在的房间找手套,楚乔一眼就看出她做贼心虚,看来临惜的死,确实和锦烛有关。明月高悬,一只羽箭飞进密室。月七已查明楚乔是在三年前到的荆家,对外宣称是私生女。而同一时间,洛河之女失踪。楚乔武功进步之快,让月七不得不将这两件事联想在一起,宇文玥静静听罢,暂无指示。柔然犯境,前一刻还快意猎场的长安氏族子弟们急忙进宫相商对策。燕洵作为质子,此时身份尴尬,被赵西风等人嘲讽。随后得到消息,定北侯骁勇善战,大败柔然。此时,皇帝宣宇文玥觐见,打听谍纸天眼的事。宇文玥据实相告,若陛下需要,三月内定能启用。皇帝对灾民大量涌向燕北,定北侯英名远播之事甚为在意。宇文玥一身蓝色锦衣,少了一分素雅,却也多了几分英气。他言,定北侯治理有方,实为大魏之福。皇帝私下得知定北侯与柔然私相授受,甚为不满,他想用谍纸天眼探听此事虚实,宇文玥为燕家进言,惹得皇帝大为不满。但随后,宇文玥领兵符,暂摄禁军前部之职。而宇文怀则得到一封密旨,内容不得而知。魏贵妃提醒宇文玥尽快行动,谨防谍纸天眼易主。宇文怀得到的密旨只是令他查实定北侯有无造反之事,但宇文玥这个眼中钉已经得到兵权,并且手握谍纸天眼,这令宇文怀嫉妒不已。宇文玥有先天寒疾,每年都要闭关三日,那时就是除掉他的最佳时机,宇文怀手中正好握有他的克星雪玉狗。三房老爷子不放心,提起专门训练杀手的往生营,用杀手总比用一只玉狗让人放心的多。宇文怀脸露狠意,这一出双杀计,着实妙哉。清晨时分,鸟语喳喳。楚乔身着浅紫色衣裙,素雅大方。但面对宇文玥这样挑剔的主人,不免有些头疼,她泡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,都得不到宇文玥认可。楚乔无法,只得一次性沏了十杯茶,让他自己选。宇文玥拿出几幅画,画面甚是玄妙,正看是一个场景,倒过来看却又是另一个意思。他给楚乔讲了纵、横与间之间的恩怨故事,三人比武,赢者可做大师的弟子,纵的武功比间高出很多,间动了杀机,被师父赶下山。末了宇文玥从一锦盒中拿出一本剑谱,便是故事中间所使用的七十二招碧云剑。楚乔从故事中感受到一丝凄凉,这种直觉是对的。故事的最后,横打开门,纵浑身是血的死在自己房间,楚乔原本以为是横杀了纵,最终却发现是间在比武中已经暗中用银针伤了纵的关键部位,此后,再让人以为凶手是横。这个故事告诉楚乔,眼见不一定为实,她想起临惜的死,若有所思。宇文玥在院中练箭,他善用弓弩,箭无虚发,每一箭都仿佛带有雷霆之势,正中靶心,而最后一箭,让躲在一旁偷看的楚乔不由睁大了眼睛,面露惊讶。